首页 放生详情 放生感应 放生问答 放生天地 戒杀素食 杀生因果 珍爱护生 放生回向 随缘救护 站长原创 网站帐号 善款登记 放生真好 网站留言
当前位置:心海放生网 >>杀生因果

纪晓岚谈因果真事(一)



纪晓岚谈因果真事(精选四十二则)

1、乡里有崔某,和豪强打官司,理在他一方却输了。悲愤不平,几乎想死。晚上梦见他死去的父亲告诉他:“骗得了人,骗不了神。人有同党,神却没有。人间的冤屈越苦,在地下的伸冤越舒畅。今日那些纵横得意的,都是十多年后业镜台前恐惧得发抖受审问的。我在阴间做茶吏,见到判司注籍了,你还生什么气呢!”崔从此怨恨悲愤都没了,不再多说一句话。

      2、胡牧亭说:他的家乡有一个富翁,生活悠闲自适,闭门不与别人打交道,人们很少能看见他。他不善于经营家业,然而财产始终不减损;不善于养生,然而从来不生病。即使遇到祸患,也意外的自解。曾有一个婢女上吊死了,里胥大喜,把这事张扬并报官。官也高兴地立刻赶到。等到检验尸体时,婢女的手足忽然能动了。大家正奇怪呢,婢女已经能伸腰了,再一会儿能翻身了,又过了一会儿自己能坐起,完全苏醒了。官还想用因逼奸而上吊,罗织罪名诬陷富翁,稍稍用这些话引导婢女。婢女磕头说:“主人的妻妾都美如天仙,哪会有情意轮到我?即使到我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哪里会自杀?实情是,我听说父亲不知什么原因被官杖杀,悲痛难忍,愤恨求死。没有别的原因。”官沮丧而去。像这样转危为安遇难成祥的事情还很多。同乡人说这个富翁又蠢又笨,竟然这么有福气,都不知道什么道理。

      同乡有人通阴阳,人们把富翁的事儿拿去询问,通灵者说:“你们都错了,他的福气正是因为他的愚蠢。此人在前世是个山村老汉,为人淳朴寡言,没有计较心;马马虎虎,没有得失心;平平淡淡,没有爱恨心;坦坦荡荡,没有偏私心。人们欺负他,没有计较争斗心;人们欺骗他,没有机械心;人们诽谤辱骂他,没有生气愤怒心;人们编造陷害他,没有报复心。所以虽然平凡一生,没有大功德,但他因此心性被神明嘉奖赐福,今生得大福报。他蠢笨无谋,正是他前生的本性,没有改变他前世的善根。你们却怀疑他这样人这么有福,不正是错了吗!”我认为这些话很有道理。

      3、献县官吏王某,善于写刑讼,很会巧取别人的钱。然而每次有金钱积累,必然有一意外事耗去。城隍庙里一个道童晚上听到两个鬼吏拿着官簿对算。一个说:“他今年得的钱很多,应当用什么法销掉这些钱?”正沉思的时候,另一个说:“一个翠云足矣,不用更麻烦了。”这个庙常常遇鬼,道童习以为常,也不害怕,只是不知翠云是谁,也不知这两个鬼吏在为谁销算。过了不久,有一个妓女翠云来到献县,王某非常宠爱她,在翠云哪儿花费了有八九成积蓄,又染上了恶疮,求医问药,等到痊愈,所积蓄的已经荡然无存一点儿不剩。有人计算他平生巧取的,能算出来的就有三四万金。后王某突然发狂暴死,竟然没有买棺材的钱。

      4、我的一个侍姬,平生从来没有说过一句骂人的话。她说她亲眼看见她的祖母能骂人,后来没有疾病,忽然舌烂到了喉咙,饮食言语都不能,遭了好多天罪才死。

      5、齐大,献县的一个大盗。曾经与众人打劫,一盗看见被打劫人家的妇女美貌,要奸污她。举着刀刃威胁,那个妇女不从。齐大正在屋顶瞭望,听到妇女的呼号,从屋顶跃下,拿着刀进屋说:“谁敢做奸污妇女这种事,我就和他一起死!”气势汹汹要搏斗,目光如饿虎。危急时刻,那个妇女竟得免祸。后来群盗都被抓被杀,只有齐大始终不能抓获。群盗说,官兵来抓捕时,齐大就伏在马槽下面。兵役都说,前去搜查过,只看见马槽下有一束老竹,约有十余竿,积尘污秽,似乎是弃置多年了。

      6、距离我家十余里远,有一个盲人姓卫。戊午除夕,他去他经常弹唱的人家拜访辞岁,每家都给他很多食物,他背着回家。走到半路上,失足掉进枯井中。那个枯井地处旷野荒僻的小径,家家又都在过年守岁,路上没有行人,他呼叫到喉咙干,也没有人听到。幸好井底地气温,又有糕饼可食,渴了就吃水果,竟能多日不死。正巧有一个屠夫王以胜驱赶一个猪路过,距离枯井还有半里多路时,赶猪的绳子忽然断了,猪狂奔到旷野中,失足掉到那个井里。众人拿着钩子把猪拉出来,才看见盲人,他已经奄奄一息了。枯井不在屠夫所走的路上,发生这种情况好像冥冥之中有人指使的。我的兄长晴湖问盲人井中的情状。盲人说:“当时我万念皆空,心已如死。惟一想着老母卧病在床,等待盲子养活。现在连盲子也没有了,恐怕此时已经饿死了,想到这些就觉得心酸伤痛到肝脾,不能忍受。”我的兄长晴湖说:“没有这一念,王以胜赶的猪一定不会断绳。”

      7、我的母亲说:“沧州有轿夫田某,母亲患病快死了,听说景和镇有个大夫有奇药,相距一百多里。拂晓他就狂奔去,傍晚才狂奔回来,累得就剩点儿气息了。然而这晚卫河水暴涨,船夫们都不敢渡河。田某仰天大号,泪随声下。大家虽然都很可怜他,但也没有办法。忽然一个船夫解开缆绳叫他上船,说:“如果有神理,这个人不会淹死。来!来!我送你过河。”用力划桨,横冲白浪而行,弹指间,已经抵达东岸。岸边观看的人都合掌诵佛号。

      8、献县史某,忘记他的名字了,他为人不拘小节,磊落有直气,看不上那些品德行为卑劣的人。一次从赌场回家,见村民夫妇子女抱在一起痛哭。村民的邻居说:“他欠有权势人家的钱,卖妻偿还。夫妇恩爱,孩子又未离母乳,妈妈就要离开,所以一家人这么悲伤。”史问:“欠了多少钱?”说:“三十两银子。”“卖妻多少钱?”说:“五十两,卖给人做妾。”史某问:“能赎吗?”说:“债券还没写,买主还未付钱,怎么不能赎!”史某立刻取出赌赢的七十两银子给那对夫妇,说:“三十两还债,另外四十两谋生,不要再卖老婆了。”村民夫妇特别感激史某,杀鸡款待史某。正喝得痛快时,丈夫抱孩子出,用目光示意妻子,让她荐枕以报答史某。妇点头,语气略微亲近。史某正色说:“史某半世做强盗,半世做捕役,杀人都不眨眼。但如果危急中污人家妇女,则实在做不出来。”吃完喝完,回身而走,没再说一句话。

      半个月后,史某家住的村子晚上着火了。当时秋收刚完,家家户户屋上屋下,柴草都满,而且房子都是茅草做的屋顶高粱杆围的篱笆,立刻四面都是烈焰,估计出不去了,史某与妻子孩子闭目等死。恍惚间听到房子上面远远传来呼声:“东岳有急牒,史某一家人都除名。”然后听到轰然一声,后墙壁塌了一半。史某左手拉着妻子,右手抱着孩子,一跃而出,好像有人帮助似的轻捷。大火熄灭后,得知一村人中,烧死了九成。邻里都合掌说:“前一阵儿还偷偷笑你痴傻,没想到你七十两银子赎回了三条命。”我认为此事能够被上天保佑,捐助银子之功十中有四成,拒色之功十中有六。

      9、农夫陈四,夏夜守瓜田。看见不远处的老柳树下,隐隐有数个人影,怀疑是来盗瓜的,假装睡着偷听他们说话。只听其中一人说:“不知陈四睡着了吗?”又一个人说:“陈四不过数日,就跟我们一样了,怕他干吗?昨天我去土神祠当值,见到城隍的牒文了。”又一人说:“你不知道吗?陈四延寿了。”众人问:“什么原因?”回答说:“某家丢失了二千文钱,婢女被鞭打数百下也没有承认。婢女的父亲愤然说:‘生了这样的女儿,不如没有。如果钱真是她偷的,我就打死她。’婢女说:‘不承认是死,承认还是死!’呼天泣地。陈四的母亲可怜婢女,暗地里典卖衣服得到二千钱,捧还给主人说:“老妇糊涂,一时见利取这些钱,心想主人积钱多,未必能算出丢钱。不料连累此婢女,心里实在是惶愧。钱还没有花,冒死来自首,以免结来世冤。老妇也无颜呆在这里了,请求辞工。’婢女因此得免。土神嘉奖她不辞自污来救人,上达城隍,城隍上达东岳,东岳检视冥籍,发现这个老妇应当老年丧子,冻饿而死。因为这个功德,判陈四借来生的寿命给今生,使他养母送终。你昨天当值,所以不知道这事。”陈四正因为母亲盗钱被逐一事生气,至此才明白。过了九年母亲死了,丧葬事刚办完,陈四就无疾而逝。

      10、田村徐四,是一个农夫。他的父亲去世后,继母生的一个弟弟,非常凶悍不敬兄长。家里有田百余亩,分家产时,弟以要赡养老母为借口,取了家产的十分之八,徐四答应了。弟又挑选最肥沃的田地,徐四也答应了。后来弟把所分的家产都荡尽了,又向兄长勒索。徐四就把自己分到的全部田地家产都给了弟弟,而自己租田耕地生活,看样子也恬然自适。一天深夜,徐四从邻村朋友处喝醉了回家,路过枣林,遇到群鬼抛掷泥土,害怕得不敢前行。群鬼啾啾,渐渐逼近,等到一照面,都害怕得逃开,说:“这是让家产的徐四兄啊。”立刻化黑烟四散。

      11、我的四叔父栗甫公,一日往河城看朋友。见一人骑马向东北方飞驰而去,突然挂到柳枝上而堕马。大家前去看,那人已经昏过去了。过了一会儿,一个妇女号哭着奔过来,说:“我的婆婆生病了没钱抓药,我步行一昼夜,到娘家借了衣服首饰打算去典当换钱给婆婆抓药。不料被骑马贼夺走了包袱。”大家带她去看那个堕马的人,这时那人已醒来过。妇女大呼道:“就是这个人!”那人的包袱掷在道旁,问堕马者包袱里的东西,堕马者答不出来;妇女所说的,打开包袱看一一吻合。堕马者于是伏罪。大家以白昼抢劫,罪当绞刑,要抓堕马者送官究办。堕马者叩头求饶命,愿意以自己怀中数十两银子自赎。妇女因为婆婆病危急,也不愿意涉讼,于是取了堕马者的银子把他放走了。叔父说:“因果报应之快,没有比这件事快的了。每当想起此事,我就觉得处处都有鬼神。”

      12、我的叔父仪南公说:有王某、曾某,二人平时关系挺好。王某欣赏曾妇的美色,乘着曾被强盗诬陷为同党时,背地里贿赂衙吏把曾某杀死在牢狱里。正要说媒向曾妻求亲时,心里忽然后悔自己干的坏事,于是放弃了求亲。王打算做功德解冤,于是把曾的父母妻子儿女迎到自己家里,奉养周到备至。这样过了很多年,消耗了大半家资。曾父母心怀不安,要把儿媳妇嫁给王,王坚定的拒绝了,奉养更加小心谨慎。

     又过了数年,曾母生病了。王侍奉汤药,衣不解带。曾母临死前,说:“长久以来,深蒙您的大恩,来世何以为报呢?”王磕头到流血,说出了真相,乞求曾母到冥府见到曾替自己解释求情。曾母慨然答应,曾父也亲笔写了一封信,放在曾母的袖子里说:“你死后果真见到儿子,把我写的这封信给他看。如果他再心怀仇恨,黄泉下我就不见他了。”

      曾母死后,王为曾母设地营葬,督工劳倦,在坟旁合眼小睡一会儿,忽然听到耳畔大声说:“冤仇解了。但你还有一女儿,忘了吗?”王一下子惊醒,于是把女儿嫁给了曾某的儿子。后来,王某竟得善终。必然不可解的冤仇,而用不能不解的恩情感化,真是一个聪明狡猾的人啊!然而,这样深的冤仇都可以解开,就知道没有不能解的冤仇了。这件事,也足以劝勉那些悔罪的人。

      13、我的堂兄旭升说:有一个乞丐妇特别孝顺婆婆,曾经在路边饿昏,手里还拿着一碗饭不肯吃,说:“婆婆还没吃呢。”她说最初也仅是跟随婆婆乞食,听指挥而已。一日,和婆婆住在一个古庙里,夜晚听到大殿上有严厉的声音说:“你为何不躲避孝妇,使她受阴气发寒热?”一人称手里拿着急文,匆忙间没看到。又听叱责的声音说:“忠臣孝子,头顶上有神光照耀数尺高。你难道盲了吗?”一会儿听到鞭打棰号声,很长时间才安静下来。第二天到村中,果然听说有一村妇在去田里送饭的路上,被旋风所扑,得了头痛病。打听那个村妇的为人行事,果然以孝顺著称。丐妇由此感动,侍奉婆婆唯恐不周到。

      14、陵县有一个寡妇,夏夜有贼撬窗进入她家,乘她睡觉奸污了她。惊醒后寡妇大声惊呼,贼已逃跑。寡妇愤恨病卒,竟然不知那个贼是谁。四年后,忽然村民李十被雷震死。一老妇合掌诵佛说:“某妇之冤昭雪了。当她呼救的时候,我亲眼看见李十跳墙出来。害怕他凶悍一直没敢说。”

      15、雍正年间,苏斗南先生在白沟河边的酒店里,见到一个朋友。这个朋友一边喝酒,一边发牢骚,讲什么“天理无存,善恶无报”的话。

      忽然,有一个骑马而过的神秘人物进来,对他说:“您埋怨世间因果不兑现?请想:好色之徒,必然得病;嗜赌之徒,必然输贫;抢劫之徒,必然被抓;杀人凶手,必然抵命;这些都是因果报应。当然,同是好色,禀性有强弱之分;同是好赌,手段有高下之别;同是抢劫,有首恶与胁从之差;同是杀人,有故意与误杀之分。那他们的报应,自然应该各有区别。即使报应,有的是功过互抵,有的是以明显的方式得报,有的是以隐晦的方式得报。有的人,福报未尽,须待他日再恶报。势不能齐,理宜别论。非常玄奥精微!您依目前所见,而怨天道不明。说话太不谨慎了。再就您本人来讲,您的命中,应做到七品官。因攻于心计,趋炎附势,上天削为八品。您从九品升为八品时,心中暗喜,自以为得计。殊不知:是您的心性不够,神将你从七品给削降下来了。”

      接着,那位神秘人物,又走近那个朋友的身旁,耳语了好一会儿,再大声地说:“您的这些事,全忘了吗?”那个朋友听后,吓得满身是汗,问道:“我这些隐私,你怎么都知道啊?”那位神秘人物笑着说:“人之所为,神灵尽晓。岂独我知!”说完话,出门上马,转眼就不见了。善恶到头终有报,因果不虚!

      16、乾隆戊午年的夏天,献县修城墙。役夫数百人,拆旧城墙的破砖抛掷到城下。城下役夫数百,用竹筐运砖。饭熟了,大家聚在一起吃饭,正吃的时候,役夫辛五告诉别人说:“刚才运砖时,忽然耳畔听到大声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知道吗?’回头看什么也没有,真奇怪。”吃完饭后继续干活,旧城墙上砖落如冰雹,一砖正好击中辛五,他当时就脑裂而死。大家惊呼纷乱,竟然不知是谁击的。官府查不出来,就判役夫长出十千钱,买棺材殓葬辛五。大家这才知道辛五前生欠击者的命,役夫长前生欠辛五的钱,因果牵缠,终相填补。不是鬼神事先告诉,大家还都以为是偶然呢!

      17、我的仆人纪昌,本姓魏,后从主姓。少年时喜欢读书,文章写的不错,字也挺工整。最有心计,平生没有一件事吃亏。晚年得了一个奇怪的疾病:眼睛看不见,耳朵听不见,不能说话,四肢也不能动,全身麻痹,不知痛痒。他仰面躺在床上,像木石一样,只有呼吸不绝。知道他未死,按时把饮食放在他的口中,还能咀嚼吞咽而已。医生诊断他六脉平和,毫无病状,名医也束手无策。就这样数年才死。老僧果成说:“此病身死而心生,为自古医经所不载,是业报吧?”然而此仆也没有大恶,不过做事都替自己算计的很周到,从不吃亏。机巧者造物所忌,戒哉!

      18、我的先师赵横山先生,少年时在西湖读书。因为那里寺楼幽静,便在楼上设置了床铺。有一天的夜里,赵横山听到屋里有窸窸率率的声音,好像有人在走动,于是便喝问:“你是鬼是狐?为什么打扰我?”对方慢慢的、吞吞吐吐的回答:“我是鬼,也是狐。”赵又问:“鬼就是鬼,狐就是狐,怎么说是鬼又是狐呢?”

      过了许久,对方才回答说:“我本来是已有数百岁的狐狸,内丹已经炼成,不幸被同类勒死,盗取了我的内丹。我的魂灵沉滞下来,如今成了狐狸的鬼。”赵问:“那么你为什么不告到阴曹?”对方回答:“凡是内丹靠吐纳导引炼成的,就好像血肉附在形体上,融合成为一体。因为不是从外界获取的,外人也无法盗走。那些由采补于他人而炼成的,就像抢劫来的财物,本来就不是自己的东西,所以别人也可以杀死他、并吸取去。我属于后者,平时媚惑人而取得精气,被我害的人多了。杀人者死,其罪该死,我即使上诉到神灵,神也不会理睬我。所以我不能上告到阴曹,宁愿在这里郁郁地住下去。”

      赵又问:“你占据这座楼,又要干什么?”回答说:“本来想隐迹匿声,在这里修行太阴炼形法。因为您的阳气旺盛,光芒四射,使我的阴魄不得安宁,于是,我走出来乞求您,希望您能离开这里,我们彼此不要相互打扰。”对方说完,便向赵横山先生叩头,虽然看不清对方的身形,但是确确实实的听到对方在叩头的声音。接着,赵先生再问他的话,便没有回答的声音了。赵先生第二天便搬了出去。赵横山老师,他在塾中,曾详细的讲过这件事,并郑重的告诫学生说:“你们记住:做人要正直,不可妄取他人财、物。夺来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占有,反而会自受其害。这是一个天理,要谨守勿违啊!”

      19、献县捕役某,曾经奉命抓捕大盗。大盗的妻子有姿色,强盗乞求说让他妻子给捕役某侍寝而放纵自己逃跑,某不答应。后来某以贪赃枉法判斩刑。行刑前两天,牢狱的墙坍塌了,某被压死了。狱吏叶某,因为没有及早修葺狱墙,被判重杖。最开始的时候,叶某梦见自己站在大堂下,听到堂上官吏论捕役某的事情。官指挥说:“一善不能掩盖千恶,千恶也不能掩盖一善。赦免不可以,减刑则可以。”一会儿官吏抱着公文出,却不认识,再仔细看大堂上的官,也不认识,方才悟到自己到的不是县衙。醒来后私下里祝贺捕役某,说他能减死,不知神以不被斩首保全全尸为减轻刑罚。人们计算捕役某的生平,他只做了这一件善事,竟然能减免刑罚。叶某梦见这件事的因果,天道昭昭,是警示人们弃恶从善啊!

      20、文安县王氏家的姨母,是先母张太夫人的第五个妹妹。这位姨母说:她没有出嫁之前,有一天坐在渡帆楼上观赏远景。远远地看到河边停着一条船,有一位官宦人家的中年妇女,伏在船窗上痛哭,围观者密密麻麻,像是一堵墙。

      王氏姨母打发一位奶妈从后门出去探个究竟。奶妈回来向王氏姨母禀告说,那船上哭泣的中年妇女是某知府的夫人。她刚才在船中睡午觉,梦见她死去的女儿被人捆绑去屠宰,呼号之声凄惨悲切,一下子把她惊醒。梦醒之后,悲戚之声犹在耳际,似乎是来自邻船。这位知府夫人派一个丫环去查看,发现那里刚刚宰完一头小猪,泻血盆还放在那里,血还没有流尽呢。这位知府夫人在梦中看见死去的女儿被用麻绳捆住脚,用红带子捆住手。命小丫环再去看个究竟,果然如知府夫人梦中所见。知府夫人听了悲痛欲绝,便花了双倍的价钱把那头被宰的小猪买过来埋掉了。 据那位知府的仆人们私下里议论说:这位小姐十六岁便夭折了。她生前极柔和温顺,只是特别爱吃鸡肉,几乎是每餐必备,一顿没有鸡,便不动筷子。每年为她佐餐而被宰杀的鸡至少有七八百只。这大概是她杀业过重的果报吧!

      21、乌鲁木齐有流放犯的妻子,入山砍柴,突然被玛哈沁抓住。玛哈沁,是额鲁特之流民,没有君王,没有部族,或者数十人为队,或者数人为队;出没在深山中,遇禽食禽,遇兽食兽,遇人即食人。妇被他们抓住,已绑在树上,旁边点好火堆,刚割下左腿一块肉。就听枪声一震,人语喧哗,马蹄声响动林谷。玛哈沁以为官军突然来袭,丢下被抓的妇人就逃跑了。原来是营卒牧马,偶然以鸟枪射鸟,误中马尾。一匹马跳掷,群马受惊,相随逃入深山中,营卒们叫喊着一起追马。再晚来一步,此妇血肉狼籍矣,难道不是冥冥之中有指示来救她吗!此妇从此吃长斋,经常对别人说:“我不是要为自己谄媚求神佛保佑。天下间的痛苦,没有比割自己身上的肉更痛苦的了;天下间的恐怖之事,也没有比被绑起来等待宰割更可怕的了。我每见屠宰,都会想起当时我要被割杀时的痛苦;想那些被杀的牲畜家禽鱼虾,它们的痛苦恐怖,必然也像我一样。所以我实在是吃不下肉食,无法下咽。”这番话我写出来,也告诉世间那些饕餮爱吃者。

      22、我的朋友霍从占说:一富室女,五六岁时,因为夜晚出门看剧,被人拐卖。五六年后,拐卖者被抓,供出曾经用药迷此女卖。此女得归,回家后家人看到她的全身肌肤,鞭痕、杖痕、剪痕、锥痕、烙痕、烫痕、爪痕、齿痕遍体如刻画,她的母亲抱着她哭了数日。每次说到这些,都泪洒衣襟。此女说起被卖给的人家,主母酷暴无人理,幼时不知怎么办,战栗待死而已。渐渐长大后,不胜毒打,想要自尽。晚上梦见一个老人告诉她:“你不要自寻短见,再烙两次,鞭打一百下,业报就满了。”果然一日被绑在树上鞭打,刚满一百下,县吏就拿着公文到了。此女的母亲对待奴婢本极残忍,几乎每个奴婢脸上、身上都有血痕;此女的母亲扫视四周,左右的奴仆都吓得面无人色。所以神示报于她的女儿。然而此女的母亲竟然还不知悔改,后来脖子上得了一个毒疮死了。她家后来越来越衰落。还有一个官宦人家的妇女,遇到婢女犯错,不加鞭棰,只是剥光下面的衣服,让其光着身体趴在地下。自称说用这种方法以示辱。后来此妇得了癫痫病,每当防守疏忽,就自己脱光衣服到处跑。

      23、及儒爱先生说:他的仆人从邻村饮酒回家,醉卧在路上。醒后已经草露沾衣,月上中天了。伸腰之时,见一个人瑟缩立在树后,就呼问:“是谁?”那人说:“您别害怕,我是鬼。这里的群鬼喜欢戏弄喝醉酒的人,我特意来为您防守。”其仆问:“素昧平生,为何保护我呢?”那人说:“您忘了吗?我死之后,有人给我妇造流言蜚语,您心怀不平力白其冤,所以我在九泉之下对您感激涕零。”说完就消失了,竟然没来得及问是谁,也不记得自己做过这事儿。无心的一句话,黄泉已经听见。然而那些有意造谣言的人,冥冥之中哪里免得了有握拳啮齿恨他们的!

      24、献县的县令某,临死前,有门役夜晚听到书斋有人说话声:“他数年享用奢华,福禄已经耗尽。他的父亲向冥司探支来生福禄一年,用来治办他没办完的事。不知冥司会答应吗?”没多久县令就暴卒。董文恪公曾说:“天道什么事都忌太甚。所以过奢过俭都会招致不祥,(注:节俭是好事,但如富而不知周济帮助别人,不知行善,那么这种节俭就是吝啬,富而有德,生活富裕要记得多行善事,才是养福之道。)富贵过俭,那么必然会刻薄,计较明机械多。士大夫们应该时时深念,不要干那种损人利己之事。凡事要多为人留余地,这是召福之道。”

      25、有个书生胆子很大,一天晚上,雨停月明,他命令小奴带着一大瓶酒到坟地,四顾呼唤说:“我良宵独游,特别寂寞。九泉之下的诸位朋友,愿意一起来共同饮酒吗?”过了一会儿,看见磷火荧荧,在草丛中出没。又呼唤,诸鬼呜呜环集,距离书生有一丈多远就停下来不向前了。数影子大概有十多个。书生用大杯把酒盛出来撒到地下,众鬼都低头嗅酒气。有一个鬼说这酒太好了,请求再赐给些。书生边撒酒边问:“你们为什么不轮回呢?”鬼说:“有善行的都已转生了,恶贯满盈的都堕入了地狱受惩罚。我们十三人,罪限未满等待轮回的有四个;业报沉沦,不能轮回的有九个。”

      书生问:“你们为什么不忏悔求解脱呢?”鬼说:“忏悔必须在还没死时,死后没有着力处了!”书生举着空瓶示意酒已喝光,众鬼都踉跄离去。中间一个鬼回头叮嘱说:“饿鬼能够喝到美酒,没有什么报答您的,谨以一句话奉赠:忏悔必须在活着的时候!”

      26、乡里有姓古的一家,以杀牛为业,杀的牛多得数不过来。后来古老汉双目失明,古老太临死时,皮肤溃裂,痛苦万状,自称阴间正仿照我杀牛的方法宰割我,痛苦呼号一个多月才死。这件事,是我妾的母亲沈夫人亲眼目睹。杀业很重,牛有功于农事,所以杀牛的罪业尤其重。《冥祥记》记载晋朝庾绍的事,已经有“应该勤奋精进,不可杀生,如果不能断杀生,千万不要杀牛”的话,这是对杀牛劝诫的最早记载。《宣室志》记载夜叉和人杂居人就会得瘟疫,但是夜叉对不吃牛肉的人是避开的。《酉阳杂俎》也记载了这件事。今天不吃牛肉的人,遇到瘟疫确实不被传染,典籍确实不是没有根据的。

      27、有一人善于帮人打官司,一天正写诉讼材料,将要陷害很多无辜者。还没有头绪,想要静座构思,于是告诫不要通报让客人来,也让他妻子避到别的地方。他的妻子早和邻人眉来眼去一年多,只是家里没有安静的地方,不能在一起鬼混,由此得逞心愿。后来这个人每次写诉讼材料,他的妻子都故意整出嘈杂的声音扰乱他,他必然每次都把妻子呵斥让她到别处去,这样成为惯例;邻居乘机而来,也成为惯例。这个人活着时,他妻子和邻居的奸情没有败露。此人死后一年多,他妻子因为怀孕被仇家揭发,官府审问她外遇的来由,她才说出实话。审问的官员摸着茶几感叹:“此人的刑讼材料写得巧,哪里知道造物更巧呢!”

      28、翰林院的伊实跟随大军出征伊犁时,血战突围,身中七矛而死。过了两天醒来,快马加鞭一昼夜,终于追上了大军。我和博晰斋同在翰林院时,看见他身上的伤痕,向他询问事情的始末。伊实说刚受伤昏死时,没有痛楚的感觉,昏昏然像在沉睡中,过了一会儿有了知觉,魂已经离体,四顾周围都是风沙大漠,分不清东西南北,知道自己已死。忽然想起孩子小家里穷,心酸彻骨,便觉得自己身轻得像一片树叶,随风飘飘像要飞走。又想起身已死心不甘,发誓即使是厉鬼也要为国杀贼,便觉得自己身如铁柱,风不能吹动。徘徊站立的时候,还想着到山顶看敌兵在哪里。过了一会儿,好像是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僵卧在战场上的血泊中。晰斋叹息说:“听到这些情状,让人觉得战死不可怕。忠臣烈士,很容易做到,人为何害怕而不敢呢!”

      29、献县捕役樊长,和同伴一起抓捕一个大盗。强盗逃跑了,把强盗的妻子带到了审讯之所。同伴拥着盗妇调戏,盗妇害怕挨打,不敢吱声不敢动,只是低头哭泣。同伴正要奸污盗妇。樊长看见了,怒道:“谁家无妻女,谁能保证自己的妻女不遭患难不落入人手?你敢做这种事,我立刻报官。”同伴害怕就停止了。当时是雍正四年七月十七日戌刻。樊长的女儿嫁为农家妇,这晚他的女儿家被强盗打劫,他的女儿刚要被污时,也被一个强盗喝止了。这事发生在子刻,中间仅仅隔了一个亥刻。第二天,樊长听到女儿家的报案后,仰面看天,惊讶得舌头都垂不下来。

      30、我的堂兄懋园说:乾隆丙辰乡试,我坐在“秋”字号中。又来一个考生入号,号军问此人姓名籍贯,拱手致贺说:“昨夜我梦见一个女子拿着杏花一枝插在了您的号台上,告诉我说‘明日某县某人来,您告诉杏花在这里。’您的姓名籍贯正相符,难道不是好兆头吗!”此人听了大惊失色,竟然不解开考具,称有病就离开考场。同乡有知道他事情的人说:“此人有一个婢女名叫杏花,逼迫乱之而最终抛弃了,杏花流落他乡不知所终,估计是心怀怨恨而死了。”


发布日期:2015-3-31    阅读 1216 次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友情链接: 心海放生网   千场放生共修   妈祖娘娘   戒邪淫论坛   寿康宝鉴   佛学经典   佛教导航   楞严经   戒色论坛   五福临门   寿康宝鉴全书   放生甘露   太上感应   转识成智   慧律法师讲座   因果实录   金刚经   礼佛忏悔   法宝坛经   戒色网   念佛生西   学佛网   拔苦论坛   太上感应篇   宣化上人   水莲1   水莲2   寿康宝鉴网   欲海回狂  

 心海放生网 版权所有 黑ICP备09045625号 ----网站留言板 本网站图片logo: 文字logo:心海放生网

站长:良知 手机: l5245752886 [ 发短信 ] 早8点 --- 晚8点 开机 站长QQ:819721660 Email: xinhaifangsheng@163.com

声明:本网站如有文章侵犯您的版权. 请与我们联系,本网站会及时删除!